rss 推荐阅读 wap

经济资讯网,中国经济网!

热门关键词:  as  弘阳  海南娱乐投资大赛  xxx   6
首页 财经头条 产业聚焦 行业发展 理财投资 制度自信 文化繁荣 健康服务 教育医疗 汽车房产 财产保险

赴港上市在即微医如何找到医疗服务的“创新处方”

发布时间:2021-04-07 22:06:04 已有: 人阅读

  2010年,廖杰远离开科大讯飞成立了微医的前身“挂号网”。经过一路的摸爬滚打,微医从最早期的挂号业务起家,如今已切入严肃医疗的核心环节,搭建了远程诊疗、药事服务、疾病管理、健康维护等为一体的数字医疗服务平台,同时逐步打通医保和商业保险结算,真正实现数字医疗的全闭环

  4月1号晚,微医提交赴港上市招股书。招股书披露,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微医业绩快速增长,分别实现收入2.55亿、5.06亿和18.32亿,复合年增长率168%。另据招股书披露,微医采用了不同投票权架构(WVR)申请上市。

  另外,截至2020年12月底,微医连接了中国超过7800家医院,覆盖中国95%以上的三甲医院,实名注册用户2.22亿人,注册医生超过27万名,并拥有一支520人的自有医疗团队。截至目前,微医建立了27家互联网医院,其中已有17家获得医保资质。

  典型如头部互联网医疗企业,它们很大程度上依靠药品(药品收入比例占到总收入的90%以上),在医药电商赛道走出了最先被验证的模式。虽然资本市场对互联网医疗行业有所偏爱,但这是否为所谓互联网改造医疗行业的最终模式呢?

  区别于其他互联网医疗企业给出的全新样板,微医的路径是,连接医院之后,向医疗服务扩张,开设互联网医院,覆盖挂号到远程医疗、在线处方、家庭医生、慢病管理、支付结算等环节,在与线下公立医院合作的同时,也进一步在北京、南京、杭州等地搭建线下服务中心,坚守线上线下结合的“医疗服务赛道”。

  究其原因,一方面这是微医最值得期待的、最具想象力的业务,另一方面,也能避开医药电商的红海。但这也意味着微医必须去啃一块真正的“硬骨头”,毕竟在医疗服务的数字化探索道路上,还未有一家企业真正能大规模且持续的挣到钱。

  招股书披露,微医分别实现营收2.55亿元、5.06亿元、18.32亿元,营收增速从2019年的98.43%一跃达到了2020年的262.10%,可谓迅猛;另外,公司依靠会员式的健康服务跑通商业闭环(营收占比超过总收入50%以上),迄今为止这在行业还尚未有先例。

  具体来看,微医的营收主要来自两大板块,包括医疗服务和健康维护服务。前者即线上+线下闭环的诊疗及咨询服务,包含提供在线预约、线下首诊、病历共享、在线复诊、电子处方、在线支付等服务;后者则是会员式数字化慢病管理、“流动医院”等服务。招股书披露,这两大业务在2020年的营收占比分别为38.6%、61.4%。

  对比来看,头部医药电商企业的营收规模和市值远远高于微医,并在资本市场取得领先身位,主要在于它们的基本商业逻辑易于被理解和接受,且在母体流量的支持下迎来了营收的迅速增长。

  相比之下,数字医疗服务赛道关注的是严肃医疗服务体系的数字化进程,之前受限于政策强监管、公立体系主导的医疗资源分配格局、相对固化的利益格局等因素,这一赛道的发展进程一直较为缓慢。

  典型如微医,在创办了全国第一家互联网医院之后的若干年后,整个严肃医疗领域的数字化渗透率仍然保持在低位。这也就不难理解几家公司在营收规模上的显著差异了。但可期的是,经过2020年疫情的催化,医疗服务数字化迁移的进程已呈爆发之势。

  业内人有个共识,因为医疗行业资源分布的不均衡,整个医疗系统存在一个“不可能三角”,即医疗服务的质量、数量和成本不可兼得:当要求服务质量高和覆盖范围广时,那成本就会很高;当你要求成本低和服务质量高时,那服务覆盖面就窄;当要求成本低和覆盖范围广时,那么服务的质量就会下降。

  互联网医疗被视作重要破局力量,然而如果仅仅停留在卖药,并不能实现医疗资源的均衡化;相较之下,利用数字化手段全面升级医疗服务体系之后,不仅能打破传统医疗“不可能三角”(实现低开支、高疗效、高可及度),还将加速整个市场的用户需求释放。

  微医从早年拥抱“三医联动”开始,一直坚持走真正的数字医疗服务之路,朝上述目标逼近,并实现了高速增长。背后的秘笈是什么?这也就不得不提数字化的慢病管理服务了。

  作为医疗里唯一的高频消费,类似会员式的慢病管理服务被认为是前景广阔的一种商业模式,诸多互联网医疗公司纷纷展开探索。而这也是微医破局数字医疗服务的另一个有力的、已被价值验证的抓手。

  具体来看,2019年,微医推出中国首个市级慢病管理服务,获得山东省泰安市医保局认可并打通医保,实现了中国首个在市级层面医保直接报销的数字慢病管理模式——为慢病患者提供范围内复诊购药、医保结算、药品配送、慢病管理等全流程的线上+线下一体化诊疗及管理服务;2020年,天津微医互联网医院牵头协同267家基层医疗机构成立紧密型医联体,提供包括数字慢病管理服务在内的数字医疗服务。

  此外,泰安还给全市基层医疗机构配备了微医的“流动医院”。通过依托自主研发的“流动医院”,微医已在甘肃、、新疆、青海、河南、陕西、河北等多地搭建起贯穿“县-乡-村”的基本医疗保障网络,打通贫困、偏远地区医疗服务的最后一公里,服务覆盖了中国12个省69个县的2800万人口。

  分析来看,以互联网医院为载体,以城市为单位落地医改综合解决方案,为当地用户提供一站式的医疗健康服务,在增强用户粘性的同时,也能事半功倍地为有需求的用户提供快速且优质的服务,并通过口碑传播得更广,在落地责任医疗服务体系的同时,也能帮助政府和行业降本增效,加上多层次、多元化支付体系的支持,都是在为“不可能三角”破题。

  目前,慢病管理模式在山东泰安落地16个月,为当地医保部门、卫健部门、公立医院、执业医生和慢病患者都带了切实利益,形成了成熟的业务模式。根据招股书披露,微医在2020年将当地慢病患者人均就诊时间从2-3小时下降到30分钟,单次处方金额较2019年下降12.7%;另外此前推出的糖尿病管理计划还帮助用户实现约64.1%的糖化血红蛋白控制率,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49.4%。

  如今该模式写入山东省十四五规划并逐地市推广落地,天津、福建、江西等地也在陆续复制。另外,微医也在推动其标准化、智能化的慢病管理能力覆盖更多病种。

  当然,这样的地区式操作也并不简单,需要企业具备极强的拓展能力、建设能力、运营能力和科技能力,以及强大且可见效的医疗服务体系支撑。微医坚持十年的研发和建设投入,此刻全部转化成为其最坚固的护城河。

  基于上述模式,我们已经看到了微医未来大致的发展路径,那就中国目前医疗市场的现实状况而言,微医可见的市场天花板在哪里?

  对照相对成熟的美国市场,去年疫情期间,数字医疗巨头Teladoc以185亿美金收购了上市仅一年多的数字慢病管理平台Livongo,饱受投资界关注。合并后的公司市值超过300亿美元,除了因本身的技术实力和业务模式外,更得益于美国以商保为主的医疗支付体系。

  在中国,医保则是医疗服务的最大支付方,且覆盖了全国95%人口。一直以来,支付方的缺位长期被视为互联网医疗规模化发展的掣肘。疫情期间,一系列医保支持互联网+医疗的政策密集出台,撕开了医保支付方式改革的口子;去年11月,国家医疗保障局发布《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医疗服务医保支付工作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互联网+”医疗服务医保支付将优先保障门诊慢特病等复诊续方需求,提升长期用药患者就医购药便利性,都为数字医疗的支付方式革新按下了加速键。数字医疗服务与医保商保等支付方高度融合,通过打通支付体系,令其获客成本大大降低。这也带来了一个快速成长的数字医疗市场。

  据弗若斯特&沙利文在一份公开报告中预测,2024年及2030年中国大健康市场的数字化比重预计将会由2019年的3.3%分别快速增至中国医疗健康总支出的10.6%和24.0%;至2030年,中国数字化大健康市场规模预计将增至人民币217730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9.4%。

  如今,微医已经得到了医保这一主要支付方的认可,让主要的服务闭环得以跑通,与合并后的Teladoc/Livongo“异曲同工”,加之其业务范围更为广泛,包括预约挂号、慢病管理、云诊断、智能医保控费、流动医院等。由此看来,微医数字医疗服务模式打开的市场空间可想而知,这也就不难理解资本市场愿意为兼具科技和医疗服务能力的微医给出高估值了。

  如上文所言,微医已经找到了清晰的商业模式——包括医疗服务和健康维护服务两块;另外微医在打通“医疗、医药、医保”三个场景(“山东模式”为代表)的同时,也在基于大数据、AI等手段对其进行不断赋能,让大家看到了其规模增长的可能性。

  不过,要在全国范围内落地扩大“数字化”的渗透率,这并非易事,因为闭环模式的发展本身所需具备的前提十分具有挑战性,非短期内能造就。

  另外,医疗行业与传统行业还存在着巨大的鸿沟,难以用互联网的思维逻辑简单理解:由于历史性原因,中国医疗产业的缺口众多,包括服务性全科医生和大医生数量不足、支付手段单一、医生多点执业基础设施匮乏、全生命周期的关怀缺位、连接性数据平台和远程护理设施不完善等,要补足这些缺口一定要耗费大量的资源。

  综上,这些也成了行业其他玩家一时难以比肩的一道天然门槛,行业短期内很难出现竞争红海,这也给微医留出了足够长的发展窗口期。

  微医为了其数字医疗这盘大棋可谓“不惜血本”。从招股书披露的财务状况看,微医在2018年至2020年的研发投入,分别为2.38亿元、3.60亿元、3.44亿元。在2018、2019年研发投入占收入比高达93.4% 和71.3%,研发费用几乎等同于全部营收,即使在2020年收入爆发式增长262%的情况下,占比依然超过了18.8%。

  招股书显示,过去三年微医的净亏损分别为4.15亿元、7.57亿元、8.69亿元(经调整后)。对照头部互联网医疗企业,仅在物流这一环节就已经花了百亿元的资金,更何况医疗,加之医疗角色的叠加,微医业务探索的难度可想而知。

  不过无论如何,仅从当前看,微医已经跑到了数字医疗的最前排,是离这块巨型市场红利最近的一家平台。此外,微医一旦完成上市,那么互联网医疗的格局将从“三雄争霸”转为“四足鼎立”,互联网医疗下半场争夺战的大幕也将拉开,竞争的关键也将从开疆扩土,转变为各自赛道上的精细化运营。

首页 | 财经头条 | 产业聚焦 | 行业发展 | 理财投资 | 制度自信 | 文化繁荣 | 健康服务 | 教育医疗 | 汽车房产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2 经济资讯网 www.zgjingji.net 版权所有 业务QQ: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8045899号-19

电脑版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