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推荐阅读 wap

经济资讯网,中国经济网!

热门关键词:  as  海南娱乐投资大赛  弘阳  xxx   6
首页 财经头条 产业聚焦 行业发展 理财投资 制度自信 文化繁荣 健康服务 教育医疗 汽车房产 财产保险

医疗改革怎么改?

发布时间:2021-01-08 12:38:56 已有: 人阅读

  又到了时间,虽然今年“雾霾”分流了不少目光,医疗改革还是关注的热点之一。那么,大家最希望解决的医疗问题是什么呢?

  看来,“看病贵”仍然是大家最关心的问题,其次是“医疗资源不均衡”、“医患关系”、“基层医疗”等。

  “每年期间,群众可都从各地电视里听到看到那天文数字卫生投入的新闻消息了,还把群众当傻子吗?这就是为什么群众对医护被打不同情反拍手称快的原因!”

  “期间天天报道医闹、无轻微伤的伤医案,无一例外地显示医院的霸道、蛮横甚至捏造事实、绑架司法!不查清事实、不依法查处诬告陷害的不良医务人员,恐怕是难以向历史交代的!每年一万多起医疗事故,无报道、无刑责正常吗?”

  “医生是打工,别乱想了。钱都在领导那里,医院里的职工医护人员比例不到一半,这种现象大学也是。这么多人要养,你说为什么这么贵?”

  “公益性医院应该回归公益性的本质上去,挂羊头卖狗肉。民众之所以恨医院的原因之一。什么医改从来没回归提到到公益性的,你国家不拨钱,医院要发展要养人这都是要钱。”

  “医护人员从事的是高压力职业,长期的超负荷工作,背负的巨大心理压力,给他们的健康埋下隐患。”

  “我为什么不相信医改?很简单,我们的医改,没有一句话提到如何改善医护人员的待遇,只想着钱。”

  无论在哪个行业,最底层的参与者,尽管是支撑整个行业、数量最大的主体,却同时也是最势孤力薄、最无法把握自己的命运的一群。房地产业最繁盛的时候,建筑工人都穿金戴银了吗?

  医疗行业的基本参与者,是病人和医生。他们关心的,无非是“看病方不方便、贵不贵”、“今天能不能准时下班”、“今年工资会不会涨”这些朴素的诉求。

  自从医改将公立医院推向市场以后,政府省了钱,减轻了医疗支出的财政包袱;医药器械商找到了简单粗暴的游戏模式,“以药养医”也帮政府弥补了投入减少造成的医生收入下降;大医院不再受财政约束,规模得以快速扩张,对医疗资源和医护人员有了更强的掌控力……

  更何况,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人均寿命上升了将近10岁,已经超过了世界中高收入国家的水平。世界上主要的先进医疗技术,在很多城市的大医院也能享受到。

  可以说,我们拥有着远远超前于我们国家的发展水平的医疗服务,而且是在接近世界最低的国家医疗投入比例之下实现的!

  就这样,所有强势群体的利益都得到充分满足,各方处在一个稳定的生态中,我看不到医改有任何触动筋骨的动力。

  另一方面,由于补助少以及市场作用,造成医疗资源整体不足、而且向大型三甲医院的优势科室倾斜,这就是“看病难”;“以药养医”的部分成本也转嫁到病人身上,这就是“看病贵”。

  “没有病人、业务水平和收入待遇提升无望、连医药代表都懒得找他们”的基层医生、“病人看不完、长期在超负荷、高风险中工作,用命换钱”的大医院医生、以及“排队大半天看病三分钟、药费检查费一大堆、就医体验差到爆”的普通患者。

  不过,这些都是副产品,是正确主旋律上的小插曲。医改的目标主体不是他们,大船的方向不会因此改变。实在吵得不行,就做些表面文章来敷衍一下呗。

  实际上,收入低的也没到贫困线以下,累成狗的睡一觉也许就好点,多两个夜班咬咬牙也能扛,转行成本太高,大部分医生也只能边骂边干活;排队久点至少还能看上病,态度差点也不是不能忍,药费贵也勉强在承受范围之内,生了病,还不是只能边骂边看。

  基础医疗保障是要吃力又亏钱的,所以它的本质是公益性的,需要由政府主导,但这才是缓解看病难、看病贵的根本办法。

  社会办医的趋利性决定了绝大部分资本都会集中在能赚钱的高端项目上,使得医疗资源和人才更加不均衡,让看病更加难、更加贵。

  医生和病人,本来是对抗疾病前线上的战友,现在是同样处于“被改革”的“天涯沦落人”,居然在互相怨恨、互相伤害。

  所谓“人”字,不过就是相互扶持。日子已经够难过了,疾病已经够强大了,如果同伴都不能守望相助,还怎么走到明天?

  背景:首先医疗的投入是巨大的,这些钱的大部分或者很大部分会变成外汇流入的欧美 辉瑞、礼来、罗氏、飞利浦、西门子等。这些钱都是天文数字一点不比石油、铁矿石少,以至于像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像全民医保这样问题也是头疼的要死要活。说到底医疗很花钱、很花钱,尤其是高质量医疗。

  下面是分析问题环节: 第一中国的医疗水平不比欧美差多少,而且高效率(这一点不用赘述,如有质疑请问欧美旅居朋友)这就意味着中国医疗也要花大量钱,这就导致了一个关键 非常关键 特别关键问题,这些钱最终是谁掏腰包!!!!目前公立医院的做法是患者掏腰包,而且还要通过一定程度多检查、多开药,再乘以海量患者量来维持盈利状态。这三个条件几乎缺一都不能维持盈利。结论是医疗质量的提高必然带来高费用,必然增加患者医疗负担,虽然国家某种程度上进行了报销。

  港大就是一个反例,港大医院的做法是限制病人数量以便提供高质量服务,禁止多开无用检查,用提高服务费用来弥补造成的损失。(听上去是不是和最近国家政策和相符)。但事实是诊疗费用的提高,远远不能弥补患者减少造成的损失。事实就是这种情况!

  另外是三明医改模式:国家总体思路是这样的,具体控制药品价格、控制单病种治疗费用,控制报销额度来节约国家资金。总体思路就是为国家省钱,但是主要问题在于,钱是省了,4块钱的国产奥美拉唑和40块的奥赛克能一样吗?患者的充分治疗的权益怕会受损!

  本人小器械商一枚,谈谈自己的看法,现在隔三差五冒出一些医疗矛盾,总觉得医生黑,医院黑,其实这都不该医院医生的事,要从根本上解决医疗难题其实方案很简单,我只是说方案很简单,大幅度提高医疗人员的工资水平,最起码达到当地平均工资的五倍(现在医疗工作者工资水平之低就不说了,我见过一个三甲医院留美医学博士,科主任,快四十岁了工资条发到手的工资不到八千),工资由政府承担,政府拨款新建扩建医院,大力培养大夫(现在一方面医疗资源紧张,一方面医学专业研究生毕业不好找工作)。药品器械全部由政府统一招标,不要经过医院,招标公司,大多药品耗材设备在现有基础上降价到现在价格30%是绝对没有问题的,这样从医保报销省下来的钱来支撑大夫的工资医疗医院建设后估计都用不完。我说的这个道理医疗那些专家不懂吗?这么明了大家心里肯定都明白啊,但是如果动了这个产业链,大夫的待遇有保障了,国家政府卫生部门的领导呢,国有的那些大药厂呢,尤其是那些领导们,你以为看病花那么多钱都进了大夫的腰包了,错了,大头还是那些领导的,大夫拿那些也就刚刚对得起自己起早贪黑本应该得到的,有的还不一定够。你让领导研究改革给自己断财路,做梦呢。另外如果大夫的工资真是平均水平的五倍,光大人民群众答应吗?中国人民从来都有不患贫困患不均的优良传统,从来不尊重知识分子,工资真涨上去了,听党指挥的人民群众还不得革大夫的命。

  99.99%的人心脏偏左,阑尾在右边,这就是“正常”的全部依据。心脏偏右或是阑尾长在左边,不影响功能的,为异常,功能受影响,则为畸形。

  放眼中国医疗界,医生上班第一年都是没有奖金没有保险,只有常常远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基本工资。

  但是,不要被这种感觉所欺骗,理智点,这只能说明全国都,这种所谓的“正常”,没有一丝合理性!

  为什么没有人起来呼吁,起来反抗?大家都沉浸在心理平衡带来的情绪宣泄中,宣泄了情绪,同时也认可了现状!

  并且,因为多年如此,即使有少数新人对此不满,也会被前辈教导:都是这样的,与其抱怨,不如努力工作。

  不抱怨有时确实是好事,但是,那也得分情况,如果抱怨是为了偷懒,当然不好,但是如果现实本身就很,那抱怨就是抗争的萌芽,这些萌芽,基本都被扼杀了。

  一如100年前的有志青年,对父母说一句“孩儿不孝”,转身用生命去抗争,就算用生命换来的一切,后来人并不懂得珍惜。

  其实前辈们浴血奋战所期待争取到的幸福生活,正是不需要用生命抗争的生活,不需要舍弃现实的生活,可以享受人生,家庭事业兼顾的生活。

  对于没有胆量舍弃现实的人,最基本的期望是,尽量不要让自己成为社会进步的阻力,不要成为指导青年“不要抱怨,努力工作”的前辈。

  不懂不是错,但是拿来指导别人,尤其是年轻人,就是莫大的罪过了,如果不想成为历史的罪人,请闭嘴,别阻拦想有勇气舍弃生命为将来文明的年轻人走向在你看来不靠谱的路线。

  话说回来,有勇气拿生命为国为民奉献一生的人,也有可能非但没有救国,反倒比那些“负有指导青年责任的前辈”更加祸国殃民,比如汪精卫,比如毛XX的追随者。

  这所谓的无产者,是把生命掌握在自己手里的人,放下了所有的现实,不仅无房无车,甚至远离家乡,改名换姓,为理想,不得不放下对父母亲人的牵挂。

  出路总会有的,虽然过程曲折,虽然许多年轻的生命可能枉死,但是历史会记得他们的价值,如果不记得,也不要紧,那只是历史的损失,不是他们的遗憾。

  要改很容易,看清问题症结就好。比一比国家医疗支出占GDP比例,以及这些费用多少比例是给处级以上干部用的?算了,一句话说清楚吧:某不要脸的组织把低于大部分国家的医疗投入中的大部分,都用在公务员身上了。更不要脸的是它还告诉你看病贵是因为药厂卖高价药,医生拿回扣。

  在现有的体制中,卫生行政部门一方面扮演医疗监管者的角色,另一方面又是大多数公立医疗机构的行政上级。这样的情形,宛若运动员在打球但裁判员却是运动员所属体育局的干部一样不可思议。

  无论是经济改革的市场化大局,还是公共部门的去行政化转型,归根结底,是要将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看了很多,洋洋洒洒地议论如何编织制度,但更重要的问题是,谁是制度的编制者?那么,改革与发展不得不面对的最严峻问题,在于如何激励行政力量推动去行政化的改革。

  推进管办分开:建立专门的公立医院管理机构,行使政府办医职能,同时让卫生行政部门所属的公立医院与卫生行政部门脱离上下级关系,让卫生行政部门成为医疗卫生事业全行业的监督者。

  完善法人治理结构:公立医院建立并完善以理事会制度为核心的新型法人治理结构,赋予理事会行使战略管理的职能。

  建立政府购买服务的新机制:公共财政通过购买服务,促使公立医院保持社会公益性。基本医疗服务(其中包括基本药物)可以通过公立医疗保险来购买,而其他特定的具有社会公益性的服务,可以通过各种特定的项目来购买。

  推进人事制度改革,走向去编制化:在公立医院中全面推进全员劳动合同制,最终形成医疗人力资源市场化的全新格局,即医师成为自由职业者,院长成为职业经理人。

  推进价格管制改革:解除其他各种类型的价格管制,让医保机构与医疗机构建立新型的谈判机制,通过医保付费改革,以契约化的方式控制医药费的快速增长。

  医药市场的现实状况已经表明,对药品价格,医疗价格进行直接的价格管制并非良方。价格管制,本来旨在降低药费,缓解医药费用持续攀升的状况,但实践结果表明,价格管制并不能有效解决市场失灵,反而还会引致政府失灵。针对医疗服务业中的市场失灵,有必要转变之力思路,从高度依赖于行政治理机制,转变为有效利用市场治理机制。

  对传统医疗付费方式进行改革,用医保机构与公立医院之间的公共契约模式代替政府对医疗市场的直接价格干预,是市场治理机制精致化的一种体现。这才是过度医疗顽症的真正解决之道。

  去行政化的吊诡,是当下深化改革的难关。突破这一难关,一方面要靠体制内的改革力量使出洪荒之力,在行政机制的重修伤奋力,另一方面也要靠市场机制和社群机制的成熟,冲破“任督二脉”,让改革的内息流转通畅。

  之前药的问题是好的老药不让涨价,也没钱搞回扣,差的模仿药却有钱送回扣。所以自由定价+打击回扣比较好,绝对不搞现在这种方案。

  医的问题,医院免税,允许提高诊疗费但要审核,扣除成本后百分之四十利润归医生,各级管理层拿百分之十。剩下的百分之五十归医院本身。

  医院若有融资需要,将一个系统的医院(如复旦附属、交大附属)打包成Etf,允许一年进行一次认购。

  总而言之,要让现有的有利因素发挥作用:比如三甲/名校医学院/老牌药厂,而不是莆田来的狗。

  其实我个人觉得医疗改革,现在打的方向还是对的,医疗从业者趋向于精英化,广覆盖、多层次的医疗保障,这个是写的一篇关于医疗改革发展历程的文章,分享给大家。

  从2003年开始,在中国看病难、看病贵就一直是一个大众非常关注的热点话题。近些年来,多地又频繁曝出患者伤医事件,医患纠纷又一次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医疗体制的改革其实是在近代一直都有在做的,通过资料的查找,对于近代医疗体制的改革稍作总结和梳理。

  在封建社会时期,其实中国是没有医疗保障体系的,虽然有对大众开放的医馆,但是政府是不承担抵御疾病的责任的。

  工人阶级一直是近代的主力军,而又因为工人属于弱势群体,一旦生病,往往就会因解雇而丧失经济来源,所以最早的医疗保障也是针对工人这一阶级,之后才在社会的各个阶层推广开来。20世纪初,在为工人阶级争取劳动保护立法和福利的斗争中,就提出了劳保医疗的主张。

  在新中国成立之初,最先得到实施的就是面向城镇职工的劳保医疗制度,基本内容就是职工疾病或非因公负伤,或者是职工供养的直系亲属患病时,在企业医疗所、医院或特约医院可免费救治,其他治疗费用给予补助。

  解决了职工的医保问题后,在国家公职人员中推行公费医疗显得也就更加迫切。对于国家公职人员的公费医疗受限于经济、医疗机构和人员等多方面的因素,是逐步展开的,在1957年覆盖人数达740万人,有力的保障了国家工作人员的身体健康。

  这些制度在当时解决了工人和政府工作人员的医疗保障,处在农村的广大农民的医疗却还没有解决,在这一阶段,主要是采取合作医疗制度对农村医疗保障进行覆盖。这一制度是在1955年合作化运动后,农民自发创建的。这一制度的主要内容就是从集体公益基金中提留一部分作为医疗基金,建立保健站,农民自己只需要缴纳少量费用就可以获得诊疗。这一制度在时期得到了有效的推广,1959-1962年4年间,全国合作医疗覆盖率达到50%,合作医疗初步满足了农民对于医药的需求。

  这三种医保制度就是我国传统的医保制度,持续了四十多年的时间,其中有一些问题因为经济体制和结构的基本稳定,所以进行的调整也只是体制内的一些小修小补。在改革开放以来,医疗体制越来越表现出与经济改革的不适应。迫于自身的缺陷和外在形式的压力,开始转向新型的医保制度。

  文化大的爆发,给包括医疗保障体系在内的各项社会文化事业和法规制度以巨大的破坏性影响,搞垮了各级党政领导机构和管理机构。职工医保陷入了无人管理的混乱局面,文化大结束了以后,职工的各项医疗保障也是从社会保险变成了单位自保。

  每一种制度都不可能是完美的,从传统医保制度的实施开始就已经表现出了种种不足,虽然中央多次下令调整,但是存在的缺陷始终无法被根除,主要暴露了以下几个问题:

  其实以上几个弊端,纵观历史的发展潮流,也不难去归纳成因,制定政策的经验主要是从几个方面获得,一来是从中国人民解放军老根据地所获得的经验,在抗日战争时期,苏维埃区就一直在实行国家医保的制度,并且不仅面向战士,学生和危重的患者也可以享受,传统的医保体系也算是对它的一个扩大和延伸。另外就是沿袭从旧中国的制度。还有就是向外国学习,在改革开放以前主要就是向苏联学习,其实国家和企业包揽医疗费用的制度自身的弊端在世界其他实施的国家均有暴露,而在我国因为与生产力发展水平不适应,这一弊端体现的尤为明显。

  改革开放初期,新的经济政策一方面激活了生产和市场,另一方面也刺激了人们追求金钱和利益的,医药勾结由此发端,以病谋私的现象越来越严重。

  之后的医改也是以遏制医药费用的浪费为切入点的。1992年南巡,医疗保障制度的改革便由此进入了建立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医疗保险改革试验工程。其中在职工医保方面,在经过了“统帐模式”和两江(江苏镇江和江西九江)试点之后,基本确立了以统筹为核心的城镇职工医疗保障制度,这一制度指的是统筹医疗基金和个人账户的结合,把社会统筹的共济作用和个人账户的自我保障作用有机的结合起来。

  合作医疗还是农村医疗的主力,但是由于在文化大期间的错误引导,20世纪十年代已经所剩无几,农民中大量的出现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情况。亿1998年为例,政府对于全国卫生费用的投入是578.2万元,用于农村的费用仅为92.5亿元,只占到了政府投入的15.8%。农村的产妇死亡率甚至达到了114.9/10万,是当时发达国家的两倍多。

  在国家进行医疗改革试点的时候,不论是政府还是群众都对于合作医疗有着很深的“怀念情结”,希望合作医疗能够发挥更多的作用。政府的努力,在1997年出现了复办合作医疗的又一次小,但是总的来说,效果一般。到1997年,农村合作医疗的覆盖率仅占全国行政村的17%,农村居民参加合作医疗的比例仅为9.6%。分析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制约因素。

  首先,政府对合作医疗的支持不够,尽管农民丧失医疗保障的问题已经引起中央的重视,但是在领导层对于合作医疗的认识还不一致,大部分地区的合作医疗难以从集体经济中获得补贴,地方财政的财政扶持也很有限,国家更没有给予经济支持。最后只能靠农民个人集资,完全依赖农民之间穷帮穷,由此造成的资金短缺便成了推行合作医疗的根本性难题。其次,由于合作医疗制度的保障能力有限,加上农民对于社会保障意识的缺乏,造成农民参与合作医疗的热情不足。再次就是制度的落实是不够到位,这个的原因比较复杂,一定程度上和改革开放后行政动员的能力下降有关。

  从1999年开始,新型医疗保障体系开始实施,主要包括城镇职工医疗保险制度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这个制度和现在实施的医保制度基本是一致的,相较于之前的医疗保险,这次制度的革新主要体现在几个部分。对于基本的医疗保险走“低水平、广覆盖”的路线,强调社会医疗保险的有限责任,在这个的基础上再加入大额医疗救助(也称为大病统筹)、公务员医疗补助、企业补充医疗保险、特困人员医疗救助和商业保险为补充组成,满足了不同层次的医疗需求。单从体制方面来说,这一制度经过了二十多年来的优化,还是比较完善的。

  医疗不论对于国家还是人民,都是非常重要的,纵观几十年来的中国医疗体制的变化,对于这一现象也有一点自己的体悟:

  凡是制度的转换,一般来讲都是一个缓慢的变化的过程,医保体制的变化就是从公费医疗转向单位自保,再由单位自保过渡到新型的医保制度,另外就是不论去评判什么制度,其社会制度都是最重要的评判指标,毕竟不管是黑猫白猫,抓着老鼠才是好猫嘛。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确立的标准,我国在2005的居民健康指标就已经达到了发展中国家的先进水平。

  最后,作为一名医学生,简单谈谈和医保制度相关的医患纠纷的问题吧。其实医患纠纷这个事情,要想解决还是要从医疗体制上下工夫,医生现在不论是以药养医也好,收红包也好,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正规的收入太低,如果能有一份体面的工资没有人愿意用这种方式来牟利,不过改革还正在进行,我相信一切都会往越来越好的方向发展,回归正常的状态是一个必然的结果。

  我想结合评价体系,结合法律听审体系,然后强制税收转移支付比例,财务公开,新闻报道开放,民间言论开放,地区定期投票换届卫生部长,医疗准入开放,严格司法执行,这样应该能够有不少好转。

  政府真的应该实实在在为人民做点事,不然,我们这个国家会一直下去的,我一直觉得自己很爱国,祖国是我的家,当时当你被这个家欺骗抛弃的时候,你什么感觉,所以我能理解那些分子(当然我没有被抛弃,我依然爱国)。那么每个人也是,当医疗成为大问题时,当一些人还披着狼皮,打着给人民做好事而贪污的旗号,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还这么爱国。

  所以不管怎么改,把那些贪污改一改,是踏踏实实,从小事做起,让人民相信国家,相信国家推出的政策,让人民切切实实体会到国家的好。所以不管怎么改,请远离,严惩。如果现在可以像古代一样有刑罚,我宁愿那些拿着百姓血汗钱不干实事的人五马分尸,株连。

首页 | 财经头条 | 产业聚焦 | 行业发展 | 理财投资 | 制度自信 | 文化繁荣 | 健康服务 | 教育医疗 | 汽车房产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2 经济资讯网 www.zgjingji.net 版权所有 业务QQ: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8045899号-19

电脑版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