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推荐阅读 wap

经济资讯网,财经资讯焦点!

热门关键词:  红旗  红旗 9  as  探岳  解放 6
首页 财经头条 产业聚焦 行业发展 理财投资 制度自信 文化繁荣 健康服务 教育医疗 汽车房产 财产保险

李稻葵:全球产业重新布局背后3个根本原因

发布时间:2022-01-18 03:54:57 已有: 人阅读

  2021 年 12 月 31 日,由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清华大学全球产业研究院主办,HBRC 新增长学院参与协办的全球产业发展论坛(2021)。

  第一大板块,是传统的北美板块(美国、加拿大、墨西哥,再延伸到智利、阿根廷、巴西),北美板块内部市场已基本打通,这是世界经济不可忽略的一个未来增长点。

  第二大板块,欧洲传统国家加上东欧国家,它的核心是德国,包括奥地利,意大利北部,以及比利时、荷兰,往东延伸到匈牙利、波兰。它们的产业也已经打通了,这个板块的增长活力也不可小觑。

  我举一个小例子,如果你用的是德国品牌的汽车,修汽车的时候你仔细看一看汽车的零部件,很可能是罗马尼亚、波兰的或者匈牙利生产的,可以看出意大利北部原厂配件,已经打通了 , 它的增长的活力也不可小觑。

  第三大板块,是最值最我们关注的,也是最激动人心的,就是以中国为核心的东亚加东南亚,澳大利亚。这个经济区在全球的人口大概 23 亿左右,是全球最具有活力的地区。

  如果你们问我未来十年增长速度最快的国家和地区是哪里,我一般会讲东盟国家,就是我们 RCEP ( 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 ) 的关键国家。

  很多产品是不可能远距离传输的,这三个经济板块也一定对应着三个生产链,其正引发新一轮的产业重组。

  比如汽车行业正在重组,对我们做产业、经济研究的人而言,我们最需要关注的是未来在科技分叉和博弈的过程中,什么样的技术能够胜出,什么样的技术会退出,什么样的技术在某个地区会流行起来。

  src=未来若干年将是一个深度博弈,各种技术争芳斗艳的局面,但最后还是会有若干技术生存下来 , 这就是我们身处的时代。

  中国的崛起给西方带来了很大的忧虑。因为中国的意识形态、政治体制、市场的规模都跟他们不一样,再加上美国和西方发达国家在收入分配问题上处理得不好,所以很多民众就把收入分配恶化的社会问题,归咎于过去 30 年美国的产业外流。

  因为疫情的爆发,大家意识到:一个地区没有自己的产业,没有基本的疫苗生产能力,没有口罩生产能力,在疫情应对的过程中是很被动的。

  欧洲有一个相对完整的生产链条和产业体系,北美也会有一套。以中国为中心的 RCEP ( 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 ) 打造的东亚和中亚经济区,包括韩国、日本,也会形成一个板块。未来三大产业集群可能会出现。

  这里的产业资本(指的不是一般的金融资本、产业资本的流动和各个地区技术的选择),会掺插进大量政府的干预和政治考量。

  举一个例子,前几天华尔街日报说,本轮芯片的短缺对特斯拉的影响不是很大,特斯拉今年实现了 80% 的增长(原来目标是 50%)。

  原因有两个,一个是特斯拉自己可以编程序,用已有的芯片,有什么用什么,重新编程,不像其他传统车厂,特斯拉能完全能靠自己已有的专用芯片。

  还有一个原因是,芯片供应商不敢得罪特斯拉,供应商宁肯少给丰田、大众供给,也不敢得罪特斯拉,因为特斯拉未来的能力很强,虽然今年大概只生产 80 万辆汽车,但是未来产量和需求会很大。

  这就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属于龙头位置的企业,就会有很强的控制能力。未来的产业布局是以若干龙头产业为核心的。龙头产业去了哪里,就会带动一大部分企业跟着走。

  我认为更加贴近于消费者的企业,将来会有能力去整合上游。因为它在下游经营消费者,就能够接近消费者,就知道消费者的需求,就能够把一个产品很快的推向消费者,这个能力是最难得的。

  举个例子,芯片老大是英特尔,英特尔去年一年的销售额还比不上汽车行业的第 10 名现代——现代汽车,现代汽车的市值才 2000 多亿美元,特斯拉已经干到了 1 万亿美元。

  如果按照购买力计算,我们经济规模已经第一了,如果就按照现值美元计算,我们的大部分产品的需求量也是世界第一。

  刚刚我讲了市场是老大,贴近消费者是老大,这个是硬道理,所以我们要有信心,我们还在成长,我们还有 10 亿没有迈入中等收入人群的人口。

  我们工科培养的学生是不错的,目前每年大概 1000 万大学毕业生,40% 是工科,400 万工程师,这个数量比美国、欧洲和韩国、日本、印度加起来还要多。

  我们还是有关键的薄弱环节的。比如芯片,用于汽车摩托车的,还有一些用于电器中的芯片短板必须要补上。

  我们必须从现在开始由一些企业和行业的领军人物,主动地形成一些技术联盟和产业联盟,主动地和相关的政府部门沟通,为什么?

  同样我们的政府领导、相关经济部门要把经济建设作为中心。他们的激励考核、标准以及后续的激励,也应该以产业发展为中心。

  我经常说我们要重修政府与市场经济学,政府与市场经济学的关键是什么?政府的激励要搞对,政府的行动目标应该是经济发展。

  政府部门的奖励,也应该跟经济部门的表现挂钩,通过各种形式包括税收,包括产值等等,没有这一条产业很难发展,美国的教训就在这个地方。为什么底特律三个车厂搞得如此糟糕,因为地方政府的激励跟它没任何关系。

  政府要帮助一些相关的龙头企业在竞争中胜出。但千万不要拔苗助长,千万要尊重市场、境内市场,不能政府官员某一个官员认准了某个企业,认为它是龙头就扶持它,往往会搞错。

  政府应该向即将考大学的高三班主任一样:各个同学我都支持,有苗头能考状元的同学,我暗中稍微支持你一把,前提是你一定要在一模、二模中展现出了你的实力,你能够脱颖而出,我在最后加一把油。

  最后,我想说的是,全球产业布局里包含着深刻的经济学逻辑,在百年变局和中美博弈这样复杂环境下,经济学和产业经济学的学科研究,必须跟管理学结合,尤其是战略管理学。

  中国的核心技术要补上,薄弱环节要补上,要成立企业与政府决策者的技术资本同盟,就要按照市场规律去培养我们的龙头企业。

  HBRC 新增长学院(ID:NewGrowth2020),是《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发起建立的商业智库和企业成长平台,致力于挖掘和打造中国本土的最佳商业实践,为全球市场提供创新驱动增长的中国范本,向全球传播中国的前沿商业管理思想。持续助力企业在数字化时代找到新的、长期的、可持续的增长点。

首页 | 财经头条 | 产业聚焦 | 行业发展 | 理财投资 | 制度自信 | 文化繁荣 | 健康服务 | 教育医疗 | 汽车房产 |免责声明

经济资讯网,财经资讯焦点! Power by DedeCms

电脑版 | wap